• <legend id="gd22o"><em id="gd22o"><rt id="gd22o"></rt></em></legend><progress id="gd22o"><menu id="gd22o"></menu></progress>

    <center id="gd22o"><menu id="gd22o"><object id="gd22o"></object></menu></center>

        1. <progress id="gd22o"><menu id="gd22o"></menu></progress><progress id="gd22o"></progress><progress id="gd22o"><strong id="gd22o"><i id="gd22o"></i></strong></progress>

          您的位置: 首頁 > 時政要聞
          全力破解行業用工難題——各地建筑工地從業人員現狀調查
          【信息來源:【信息時間:2022-08-18  閱讀次數: 】【字號 】【我要打印】【關閉
          作者:陳飛燕 劉強 劉一心

          走進建筑工地,在炎炎烈日下作業的工人,大多是一張張不再年輕的面孔。七八月,那些走出校門的建筑業畢業生,有多少最終走進工地?在這個酷暑難耐的夏天,記者兵分多路,赴廣西、河南、廣東,了解建筑工地的用工現狀。

          建筑工人出現年齡“斷層”

          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邕江邊,軌道御璽君臨灣項目,20多棟高樓已近封頂。每天,近400名工人在現場作業。這個夏天,沒有應屆畢業生進入工地一線,目前,該項目最年輕的工人,是26歲的劉小泉,3年前畢業于一所大專院校工程造價專業。

          據了解,整個項目,30歲以下的工人不超過30個。“現在工地的主力軍,還是上世紀90年代從農村進城務工的那批人。30年前他們20歲左右,現在老了,年輕一代不愿意加入,導致青黃不接,工人斷層了。”廣西匯眾建筑勞務有限公司董事長黃明亮告訴記者。

          年紀偏大的工人挑大梁,在全國各地的建筑工地越來越常見。在河南省許昌市一峰廣場綜合樓項目,50歲以上的工人占了一半。數據顯示,河南作為全國勞務輸出大省,目前有建筑工人500多萬,其中50歲以上的約占50%,“老齡化”現象凸顯。

          在廣東,記者從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了解到,廣東目前登記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建筑工人管理服務信息系統的在場工人有301.7萬人,其中50歲以上占比31.7%,40歲以上占比58.5%。

          據業內人士介紹,傳統建筑業勞動強度較大,且不少工種需要高空作業,對身體素質要求較高,合理的建筑工人隊伍,應以年輕力壯的工人為主,40歲以下為宜,年紀偏大的工人應只占少數。

          但目前看來,建筑工人“老齡化”現象已十分明顯。國家統計局《2021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2021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9251萬人,其中從事建筑業的農民工比重為19.0%。農民工平均年齡41.7歲,比上年提高0.3歲;40歲及以下農民工所占比重下降;50歲以上農民工比重繼續提高。

          隨著時間推移,年紀漸長的工人逐漸感到吃力。49歲的河南建筑工人徐建民從19歲起就在工地務工,當過砌筑工、粉刷工、混凝土工。他說,45歲之后就開始感覺力不從心,但找不到人接班,而且生活壓力大,只能咬著牙繼續干。

          與此同時,“招工難”問題也在凸顯。“十年前,招工消息放出去,一天就能招滿一個項目所需工人。現在線上線下多種渠道發力,十天半個月才能招滿人,很費勁。”黃明亮說。

          培育新型產業工人隊伍

          數據顯示,2021年全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為57.8%。也就是說,還有超過40%的適齡年輕人進入社會,而這些年輕人,最終選擇建筑業的少之又少,劉小泉的同班同學,包括他在內,只有2名畢業后選擇到一線當工人。

          據南寧市軌道御璽君臨灣項目部副經理李海峰介紹,這幾年建筑工人的薪酬不斷提高,剛出校門的年輕人到工地當學徒,月薪有五六千元,一兩年熟練后,可提至八九千元,成為“師傅”后,可月入萬元。相對于老一輩的工人,年輕人文化水平更高,上手更快。

          即便如此,愿意到一線的年輕人還是不多。“家庭經濟條件稍微好一點的都不愿意來,來的大多家庭經濟條件比較差。”李海峰說。

          珠海市理工職業技術學校教師范云龍說:“社會對建筑工地的印象是工作環境差、不利于健康、沒有技術門檻、晉升空間有限。經濟條件稍好的家庭,不愿意讓孩子去吃苦。”

          同時,各類新興職業涌現,年輕人選擇更多元。廣西建設職業技術學院就業指導老師林秀麗坦言,隨著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大多數年輕人不再有經濟的后顧之憂。雖然建筑工人收入較高,但單調、辛苦的特點讓人卻步,相比之下,短視頻制作、網絡直播等工作更受歡迎。

          成為建筑工人是否意味著更窄的發展空間?

          其實不然。近年來,我國一直鼓勵培育新型產業工人,各式各樣的勞動技能大賽、工匠評比活動,展示了不少一線工人的絕活,塑造了新型的工人形象。不少技能人才憑借手藝成為行業先鋒人物,職業發展和生活待遇都得到較大改善。

          2020年,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12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加快培育新時代建筑產業工人隊伍的指導意見》,提出到2035年,形成一支秉承勞模精神、勞動精神、工匠精神的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建筑工人大軍。多樣的扶持鼓勵措施,讓建筑工人有可施展的舞臺和空間。

          科技賦能提高施工效率

          “再過幾年,現在這撥工人退出舞臺,誰來接班?以后誰來建房子?”有著20年建筑工地管理經驗的項目經理郭亦兵對未來比較擔憂。

          但在全國著名的“建筑之鄉”,擁有1000多家建筑業企業的河南林州,該市建筑業管理局局長呂現朝卻認為,建筑工人“老齡化”并非完全是壞事,“建筑崗位對年輕人吸引力越來越小,從而助推企業進行建筑工業化改革,開發運用機器替代人工。”

          他認為,隨著新技術發明,機器作業將代替人工作業,施工效率會大幅提高。同時人工也要適應機器、掌握機器、運用機器并推動機器持續革新進步,促使建筑工人更年輕化、專業化、先進化。

          行業發展的潮流也在印證著呂現朝的觀點。

          這個夏天,一批建筑機器人產業技師在廣西南寧、北海等多個城市上崗。31歲的羅輝明就是其中之一。7月26日下午,在南寧市時代城項目11棟1801號房,羅輝明在平板電腦上給出指令后,室內噴涂機器人緩慢移動,向天花板噴灑乳膠漆。

          僅用1.3個小時,室內機器人就完成了一套建筑面積115平方米房屋的墻面和天花板乳膠漆噴涂。而在過去,這項工作需要2個工人作業4個小時方能完成。

          據施工方項目經理蒙鐸予介紹,目前該項目應用了5款建筑機器人協助作業。“相對人工,建筑機器人有更高的施工質量和效率,可以將工人從高強度和危險性較大的崗位中解放出來,降低勞動強度,減少職業病的發生,施工環境看起來也更‘高大上’。”

          據了解,近兩年來,不少行業龍頭企業相繼探索使用建筑機器人替代工人進行作業。混凝土施工及修整、砌磚抹灰、室內裝飾裝修、外墻高空噴涂、地庫裝修等建筑全生命周期均可利用建筑機器人作業。

          與此同時,政府、行業主管部門也在行動。今年,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印發《關于征集遴選智能建造試點城市的通知》,提出決定征集遴選部分城市開展智能建造試點。廣東省則將“推動智能建造與建筑工業化協同發展”作為重要舉措,納入《廣東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并在《廣東省促進建筑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和《廣東省建筑業“十四五”發展規劃》中專門闡述,提出加強智能建筑、“機器代人”等應用場景建設,推動重大產品集成和示范應用。

          不少受訪的業內人士表示,隨著科技元素的注入,建筑工地的作業環境將得到極大改善。行業被倒逼改革,建筑工人會逐漸成為社會中有門檻、令人向往羨慕的職業,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將會增加。

          與此同時,提高工人待遇、提升工人的職業自豪感,也可有效解決老齡化、用工難問題。“生產生活待遇的改善,有助于吸引更多年輕力量加入建筑產業工人隊伍。”廣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有關負責人表示。


          亚洲V天堂V国产V无码片